Tapes era( My Favorites era)

念士林高商時候,每天都需要從我家木柵,花大約一小時的時間搭車上學。那時候好像甚麼東西沒有帶都沒關係,只有隨身聽絕對不能忘記。 那時候還是錄音帶尚未式微的年代,每天陪伴平衡我慘綠的衝撞年少歲月的就是那些外國搖滾樂團,唱一些我聽不太很懂的歌詞,有時候我還會忘情跟著刷著空氣吉他。 還記得卡帶隨身聽沒有快速跳歌、沒有隨機撥放、只能一首一首A面B面聽完一張專輯,如果電池沒電還會變慢歌。下課時候幾個好朋友邊討論昨天看MTV看到哪個團的音樂錄影帶有多炫,一邊用原子筆穿過錄音帶的洞,像是喇嘛轉法輪一樣幫錄音帶回帶。 那就是我的美好年代。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