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冒險之心 ── Oris vs. Croter

大冒險之心──Oris vs. Croter 船醫萊繆爾‧格列佛(Lemuel Gulliver)回到祖國後,難忘遠行的念想,他第5次出航,又不小心落在一個「機械控」小人國手中……變成真男孩的皮諾丘,決定打造一架帥氣飛機,帶著爺爺翱翔天際。插畫家Croter為〈格列佛遊記〉和〈皮諾丘〉描繪番外篇,唯有冒險使人大無畏,呼應百年瑞士錶廠Oris的「Real Watches for Real People」製錶哲學。 創立於1904年的瑞士高級腕錶Oris,長年在F1賽車、潛水、飛行領域和眾多專業者合作,為車手、空軍、潛水員打造專業腕錶,最著名的故事是在二次大戰期間,Oris製錶師為美國空軍設計超大錶冠飛行腕錶,讓他們即使戴著手套,也能方便調校。此後,如何在相對極限的環境下維持時計的準度,成為Oris招牌強項。錶款橫跨陸海空之外,自1966年贊助倫敦爵士樂節開始,Oris更跨足藝術文化,發展出紀念爵士樂大師的錶款,品牌哲學「Real Watches for Real People」寓含以製錶工藝向專業者致敬的意義,賽車手、潛水員、飛行員、藝術家在性格上都具有冒險特質,唯有勇往直前,才能成就夢想。 插畫家Croter從「Real Watches for Real People」出發,攫住冒險軸線,為格列佛、皮諾丘兩個童話故事主角描繪番外篇。格列佛終究難忘航向遠方的念想,再次揚帆出走,誰知這回卻讓另一個小人國給擒獲了,Croter說:「格列佛這次來到一個對機械很有興趣的小人國,小小人虜獲格列佛的潛水錶,現下拆解。」小小人對格列佛沒多大興趣,倒是對他的潛水錶驚嘆弗如。他們開來戰車圍攻格列佛,將之五花大綁,出動大型機具、吊車拆卸腕錶,現場架立「Oris腕錶戰略圖」分析機芯結構。 這頭格列佛遇上機械控小小人,那頭皮諾丘則變成真男孩,和爺爺等工程人員組建「皮諾丘號」,要飛向青天。Croter解釋:「〈皮諾丘〉隱含造物者和被造者之間的矛盾,原本的故事只說到皮諾丘變成真人之後,和爺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我把它設定成Real Boy Project,說的是之後的故事。先前是爺爺乘船到海上尋找皮諾丘,現在則是皮諾丘帶著爺爺造飛機,完成飛行夢。」 Croter特意在畫中融入高度機械感的布局,如〈格列佛〉裡的坦克車造型挪借二戰以傾斜裝甲與幾何造型為特色的雙人坦克FCM36,「皮諾丘號」飛機則是從Oris Big Crown大錶冠系列〈Oris Swiss Hunter〉取材,該錶款是為紀念二戰期間第一架成功運行的Hawker Hunter噴射機及瑞士空軍Swiss Hunter Team。兩幅作品陽剛氣與童趣並重,仔細找找,Croter愛貓「巴黎」(也是作者自畫像)也悄悄隱藏在工程大隊中。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