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ngertips on Flying Time 魔幻奇航(IWC X CROTER)

畫給上校的詩篇 ── 插畫家Croter專訪 從幼稚園因為圖畫得好而獲得第一盒蠟筆作為禮物開始,洪添賢(Croter)從此便不曾放下過畫筆。或許從繪畫中得到的成就感最大,使他從大學到研究所,乃至職業選擇皆與視覺藝術息息相關。 Croter是長年與《明周》合作的插畫家之一,在本刊所發表的專欄包括「小鼻子小眼睛的人生」與「想像的風景」。其個人專欄具有圖文並置的特色,多數插畫家慣於以畫代話,但Croter卻有詩有畫,無論是抒發生活的感想,或是對社會議題的關注,他多半帶著黑色幽默的諷刺性,隱隱不安的思維流竄在乍看甚是靜好的畫面中,即使是玫瑰色打底的世界,作者灌入的卻是灰色墨水。 年少時因為情感受挫,他一頭栽進文學、小說裡,想要找到際遇相仿的出口或解答,儘管問號繼續是問號,但文藝的慰藉與啟發,早已帶他走向另一次元,好比電影《Star Trek》裡的企業號,文字在他腦海中被鍛鍊成威力無比的特效組,足以超音速穿越時空,創造龐大無邊的寰宇。「就像《哈利波特》的小說要比電影好看,是因為腦袋裡的特效畫面比較強。從事插畫工作以來,我長期訓練自己多從文字中去思考,而不是參考其他影像。」Croter像是將文字思考當作武器的插畫戰將,其威力之大遠超乎想像。 Croter崇拜馬奎斯的魔幻寫實、駱以軍筆下的黑暗瑰麗,或許就像他繪畫世界裡的上校與軍官吧?他也總是將自己這個角色暗藏在畫作一隅,不忘把心中的話變身其中,好像即使是為業主服務的插畫,他依然希望創作的靈魂自由,只需微小地存在著,不需伸張、自得其樂。 與IWC合作之前,他原本即對機械、齒輪等事物興趣濃厚,造模型、架樂高也是一大樂事。對於以鐘錶工程師自詡的IWC,他很快就掌握到品牌精神中相仿的陽剛氣質和機械美感。針對今年IWC持續投入對達爾文基金會科研所,與保護地球最後的自然天堂:加拉帕戈斯群島之長期計畫,Croter完成〈機械化的巨大星鯊附帶小獵犬號的進化探險〉、〈機械化的Galapagos象龜附帶海鬣蜥的生態工廠〉兩幅插畫作品。 由加拉帕戈斯海域中的星鯊演化成機械船艦的畫面中,同時出現著達爾文的探險船與小獵犬號,彷彿這是一個穿越時空、持續前進的探險之旅,船艦上集結雨水而成水力發電的動力,來自於IWC創廠於萊茵河畔的沙夫豪森,乃是現代工業時代先驅之隱喻,而船艦憑藉原始機械之陀飛輪運轉帶動,而非冒煙的引擎,亦是對機械錶環保精神的呼應。而Galapagos象龜化身為巨大的製造工廠,則又是對地球生物、尤其是人類社會過度進化的想像,為了達到自給自足的生命平衡,勞動與製造必然持續進行,海鬣蜥成了勞工與領導者,在這座地球生物演進實驗室之中,人類角色淡出,誰才是存留的強者?Croter以畫為詩,精密嚴謹地布局著每一筆「文字」,寫就這兩篇獻給某位魔幻寫實「上校」的詩篇(上校之意來自馬奎斯小說《沒人寫信給上校》)。

機械化的巨大星鯊附帶小獵犬號的進化探險
機械化的Galapagos象龜附帶海鬣蜥的生態工廠
Back to Top